网站公告
当前位置:南红玛瑙论坛 > 南红玛瑙鉴别 > 正文

蜜蜡在中国有哪些历史文化渊源?

2019-07-19 22:13 南红玛瑙鉴别

蜜蜡虽然发源于欧洲,但是在中国也有千多年的历史了,那这么长的时间里,蜜蜡跟中国的文化有哪些联系呢?
关于琥珀最早文字记载见于《山海经·南山经》“招摇之山,临于西海之上,丽之水出焉,西流注于海,其中多育沛,佩之无瘕疾”,Helicopter的育沛就是指的琥珀。
中国对琥珀更进一步的了解应该在汉代,王充《论衡·乱龙》所载:“顿牟掇芥”,其中“顿牟”所指“琥珀”(或认为指“玳瑁”),这个时期的琥珀制品,多为贵族墓重出土,可见当时的琥珀蜜蜡也是一种奢侈品。
收藏于南京市博物院的东汉血红琥珀司南佩
收藏于江西省博物馆的东汉琥珀印

蜜蜡
收藏于江西省博物馆的东汉琥珀兽形佩
晋代,对于琥珀的形成产生了三种见解。第一种见解如郭璞《玄中记》中曰:“枫脂沦入地中,千秋为虎珀”,认为是由枫树的树脂落入地中千年化成琥珀。张华《博物志》中有两种见解,一为松脂千年入地为茯苓,而后茯苓变为琥珀,另一种认为琥珀可能是燃烧蜂巢而成的。直至南北朝时期,才出现了关于琥珀成因正确的记载,如梁代陶弘景在《神农本草经集注》中记载:“琥珀,旧说松脂沦入地千年所化”。
三国、两晋、南北朝时期的琥珀制品延续了汉代的风格,但出土量相对于汉代有所减少。多为饰品,但也出现了实用器,如《拾遗记》中曰:“或以琥珀为瓶杓”。对于它的药效,人们也开始有所认识,如《宋书·武帝纪下》:“宁州尝献虎魄枕,光色甚丽。时诸将北征需琥珀治金疮,上大悦,命捣碎以付诸将”。
唐宋的文人墨客纷纷为琥珀蜜蜡的美丽折服,诗人韦应物赞美虫珀:“曾为老茯苓,本是寒松液,蚊蚋落其中,千年犹可观”;文学家刘禹锡在《刘驸马水亭避暑》中写道:“琥珀蜜蜡盏红疑漏酒,水晶帘莹更通风”;被誉为“诗仙”的李白在《客中行》中写到:“兰陵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来琥珀蜜蜡光”;被誉为“诗鬼”的唐代诗人李贺在《将进酒》中写道:“琉璃钟,琥珀蜜蜡浓,小槽酒滴珍珠红”;被誉为“诗魔”的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在《荔枝楼对酒》中写道:“荔枝新熟鸡冠色,烧酒初开琥珀蜜蜡香”;被誉为“诗圣”的唐代大诗人杜甫在《郑驸马宅宴洞中》写道:“春酒杯浓琥珀蜜蜡薄,冰浆碗碧玛瑙寒”;南唐诗人冯延已在《抛球乐》中写道:“歌阑赏尽珊瑚树,情厚重斟琥珀蜜蜡杯”;宋代著名女词人李清照在《浣溪沙》中写道:“莫许杯深琥珀蜜蜡浓,未成沈醉意先融,疏钟已应晚来风。”
唐宋时代,是我国古代文化发展的鼎盛时期。诗人、词人们如此盛赞琥珀蜜蜡,可见琥珀蜜蜡对文人们的诱惑力有多大。
明清琥珀文化发展壮大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琥珀蜜蜡进入了宫廷,取得了皇帝的喜爱,清代波罗的海蜜蜡大量进入国内,皇帝亲自下定开始开采抚顺的琥珀资源,并由宫内制作。小到衣帽装饰物,大到朝珠摆件,这一时期涌现了大量的琥珀蜜蜡精品并保存至今。
收藏于故宫博物院的清代蜜蜡朝珠
收藏于故宫博物院的清代蜜蜡十八子手持
收藏于故宫博物院的清代蜜蜡十八子手持
收藏于故宫博物院的清代蜜蜡鼻烟壶
收藏于故宫博物院的清代蜜蜡摆件
我们再来说说同时期另一种蜜蜡——西藏蜜蜡,众所周知西藏地区信奉藏传佛教,蜜蜡为佛教七宝之一,密宗、华严宗、法华宗等经典,都以蜜腊来供奉诸佛,以示心佛合一。西藏在唐朝设藩,可以推论西藏的蜜蜡史应该从唐元时期开始,清朝时期从俄罗斯,立陶宛等国蜜蜡进入中国,在宫廷的流行起来,统治者为统治和安抚西藏,便大量采购上乘蜜蜡,转运到西藏,制成念珠,用以供佛。
百年前,西藏的社会体制是政教合一的制度,当时的蜜蜡多为"高僧,喇嘛和贵族"才可以拥有,以示权力和财富,并代代相传。也有部分在原住民手中世代传承,由于藏民皆信仰,一般不会轻易出首前人留下的东西,西藏老蜜蜡自然不可能大量在市面上流通。

标签: 蜜蜡鉴别